喵十三

这个人考研去了

答应给闪闪的祭品,啊啊,三宝了,好开心

口吐莲花(c汪和lily汪说相声…丧病产物)

C汪:这个当库秋林啊,讲究四门功课:撩、火锅、gay bolg、幸运e。就是说啊,一般都不会变戏法儿,因为戏法儿得身上带着,不带着变不出来。
L汪:那可是真的?
C汪:这是假的,我有一手儿真的。
L汪:您也会变戏法儿,那一定也是假的。
C汪:不,我这是真的。斯卡哈教我卢恩魔术了。
L汪:您这戏法儿什么名儿?
C汪:我这叫“口吐莲花”。
L汪:怎么叫“口吐莲花”?
C汪:您给我倒过一杯水来,我就慢慢地画符念咒,把这水端起来,一憋气我咕嘟咕嘟的,喝了。
L汪:不怎么样,你还不如我哪。我这手儿比您强。您给我煮一野猪火锅,端上来,我让您眼瞧着,吭哧吭哧的,给吃了。
C汪:吃了哇,那不算功夫。
L汪:吃了不算功夫,吃完了之后用不了五分钟,当当放屁。
C汪:不怎么样。
L汪:你这喝水也不怎么样。
C汪:喝完之后有点儿功夫,我就蹲档骑马式用我丹田气功把水提上来,一张嘴还能把它喷出来。喷出来是个水球,这水球到半悬空“啪”这么一开,要变朵莲花,莲花当间站个小齐格飞,冲台下三鞠躬,表示对不起。鞠完躬,落在平地上,还是那点儿水。
L汪:这手儿真好,您变一下我看看。
C汪:喜欢看,您得帮我个忙。
L汪:我不会变。
C汪:不用我变,戏法儿少不了打锣的,你得给我借个锣。
L汪:借锣可没地方。
C汪:找个代替的。
L汪:拿什么代替啊?
C汪:脑袋当锣,拿gay bolg一打您这脑袋就算打锣了。我念几句咒,就是锣套子溜口辙,这可不为念咒,就为用我这念回头我好变。
L汪:您念吧。
C汪:听我念咒,一二三,二三三。变不了。
L汪:怎么变不了?
C汪:这锣不响。
L汪:是呀!这脑袋是肉的,怎么能响呀?
C汪:可以用你那嘴发音,我这儿打两下子,您那儿就:“汪!汪!”
L汪:我凭什么汪汪啊!哪有让人“汪,汪”的啊!
C汪:那你想怎么着啊
L汪:我是锣啊,我得“当,当”啊
C汪:那成那就当当吧
L汪:您来着吧
C汪:一二三,二二三。
L汪:当当!
C汪:不行太慢,快着点。
L汪:行了,当当!
C汪:我还没打怎么就响了?
L汪:这可难办,快了又快了,慢了又慢了,怎么合适?
C汪:锤到锣鸣。
L汪:行了。
C汪:一二三,二二三。
L汪:当当!
C汪:跟斯卡哈学艺在影之国。(L:当当)影之国有个毛老道,他把戏法儿对我传,传会了徒弟整八个,倒有七个成了仙。因为我贪财没得道,我师一怒把我轰出国,轰出国来没有别的干,变个戏法儿大家观,变个珍珠倒卷帘,珍珠倒卷帘啊——(L连打当)
L汪:好。您变哪。
C汪:现在变不了。
L汪:怎么?
C汪:我这是试试锣。
L汪:啊!试试,白打了。那我这锣行不行啊?
C汪:行。
L汪:那您继续变吧。
C汪:我正式请神。
L汪:怎么您还请神?有神吗?
C汪:没告诉您这是锣套子溜口辙吗?请神可是请神,你可别说话。因为我请这神仙脾气都大。您一说话他就走了,他一步我就变不出来了。
L汪:好,那我不说话。
C汪:老不说话也不行。
L汪:什么时候说话呢?
C汪:我念完咒,打完锣,水喝下去了,我往这儿一蹲运这口气的时候,就用着您说话了。您这姿势要摆好了:前腿要弓,后腿要绷,眼睛瞪圆了,抱拳拱手,高高的声音,叫我这么一声:“先生,您倒是喷哪!”我一张嘴,嗨,啪就喷出来了。
L汪:喷多高?
C汪:距离我这头二尺多高。
L汪:这莲花有多大个儿?
C汪:非洲证那么大。
L汪:您变吧。
C汪:我正式念咒(同时乙打锣)。一请天地动,二请鬼神惊,三请美度莎,四请俄里翁,五请金闪闪,六请玉藻前,七请阿周那,八请伽尔那,九请弗格斯,十请咕哒子。
L汪:您别请了,这后两位位都没有神性呀。
C汪:不让你说话,你还说话,这下人家回去啦,还得从头起。一请天地动。
L汪:又请天地动啦,十请咕哒子。
C汪:十请咕哒子。请来小玛修,又请斯卡哈,请来stella,又请小总司,请来stella,又请两仪式,请来stella,再请黑贞德,请来stella…
L汪:哪来那么多stella!
C汪:再请是南丁,请来小比利,又请爱迪生。早请早到,晚请晚到,如若不到,铜锣相叫。接神接仙,八抬大轿。凉水泼街,黄土垫道。腊月二十三,提灯祭皂,请龙牙,抓芙芙,非洲证,凶骨头,五百一堆,少了别要。金狗粮,银狗粮,喝豆汁儿,吃巴豆,跑肚拉稀,吃药就好,走走留神,bersercar来到,混沌之爪,人工幼体,奇美拉咳嗽,大恶魔撒尿,法院过堂,手铐脚镣,机关枪,迫击炮,杀阶即死,剑阶光炮,哈咿叭嘎,顶好顶好,拾头一看,神仙来到哇……
L汪:先生,您倒是喷哪!
C汪:我全咽了!
L汪:嗐!

梦见黑狗脸上的道道是口红画的…嗯,抽不抽得到已经无所谓了,我已经很愉悦了

许愿要一只黑狗…嗯,电脑和手机的色差大到残念…

梅菲斯托…虽然是个砍人都不掉血的三星,然而就是很喜欢…

平家boy风的c萝莉…